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

中国自动化行业势不可挡

来源:振宗联盟 更新时间:2017-04-22 浏览量:457

据英国《经济学人》报道,黄习荣(Wong chap wing)是香港人,在深圳北部的工业城市东莞经营一家工厂。Hipfai是他名下的私人企业,主要业务是给打印机和复印机等设备提供印有图案的金属部件。这位精力充沛的七旬老人从1966年开始染料和制造模具,现在他不禁回忆起那时移民香港的人对工作的感激之情。他抱怨道:“现在没有的技术工人远远不够。”年轻人对工厂的工作嗤之以鼻。他以前付工人600元的月薪,现在他们索要5000元。

机器人,测量,精益生产


如果工厂不升级发造,未来将不再明朗。Wong想把工厂转入内陆成本更低廉的地方,但是,发现能省下来的的钱还是太少了。他表示,与他同地区的许多次级合同商正在逐渐关厂。望着陈旧的设备和他工厂里的工人,这个看起来油腻嘈杂的地方也会面临倒闭的风险。


转身到另一家工厂,你会发现未来:一条混合的装配线——外形亮闪闪的日本制造的机器人和工人在一起工作。咨询机构Peter guarraia 解释称,工厂自动化的全球大趋势是”与机器人合作“:机器人将设计成为可以用来与人类安全合作。他们将为工人做质检,同时生产线的工作能对他们进行编程。


Wong在每个机器人上花费20万元且,预计在三年内收回他投资的钱,原因是这条重新装配的生产线生活力更高。回顾过去,“我不敢想象这里充满机器人,”他说道,“我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廉价的劳动力。”


东莞官方制订了鼓励自动化的政策,这也是国家产业升级战略的一部分。东莞政府制订了鼓励自动化的政策,每年拨出2亿来帮助工厂减少工作岗位。这是国家战略的一部分,通过自动化升级制造业。珠三角地区的政府是这种变化的领先者。广东省政府承诺投入9430亿元来促进本省机器人的生产和应用。广州很乐观地希望,到2020年有五分之四的工作实现自动化。


美的总部盘踞在广州附近的佛山,看起来自动化的那一天似乎已到来。该公司在1968年以5000元起家,工厂仅为20平方米。在彼时经济衰退的情形下,创始人何祥建带领伙伴搜罗一切资源来制造塑料瓶盖,玻璃瓶和橡胶球。如今,美的成为了“世界500强”企业,是全球最大的白色家电制造商之一,销售从网络厨房电器到智能洗衣机等一切产品。手握控股权的何祥建现在是一位亿万富翁。去年,美的开价近50亿美元,要吞并德国机器人公司Kuka。另外,该公司还与日本机器人装备安川合资建厂,将投入100亿元开发机器人,用于自己的工厂或是出售。


三角洲工厂需要升级的主要原因有两个。 首先,与其竞争对手相比,中国的自动化水平仍然很低。 2015年,全国平均人均每万名工厂工人的机器人少于50人,而德国和日本约为300人,韩国则超过500人(见图)。


二是中国廉价劳动力供不应求,大幅推高了工资。中国的低出生率由于独生子女政策(现已撤销)而加剧,这意味着劳动适龄人口达到顶峰,并将在未来几十年内大幅度减少。贫困农村居民从内陆省份到珠三角的大规模流动正在放缓,没有劳动力的流入,增长目标将更难受打击。


因此,中国迫切需要提高生产力。在2016年前的20年里,劳动生产率的年平均增长率为8.5%,但是,在过去三年,这一增长速度一直放缓至不到7%,而绝对水平仍然很低,只有OECD国家的15-30% 。


然而,自动化应该是市场驱动的,而不是补贴引导性的,同时,还存在泡沫的迹象。由于官方推动“本土创新”,中国自动化企业即使技术不够好也经常得到补贴。


在一个经济快速增长和劳动力廉价的时代,中国的老板们建厂不用担心设备的效率或质量。如果出现问题,他们会雇佣更多人,而不是投资于简单的自动化。现在,很多人用硬件来代替人类。咨询机构AlixPartners警告称,中国有可能“被列为失败的低成本国家模式经济”。


咨询机构麦肯锡的Karel Eloot认为,大多数中国企业甚至不打算采用六西格玛这样的全球最佳实践——六西格玛采用统计方法来确保质量和精益生产,强调效率和减少浪费。据估计,这些工具可以将生产力提高15-30%。相反,许多企业正在部署机器人来替代目前低效的工作方式。埃洛特愿意看到来自车间的更多数据,测量和分析,将课程整合到工作流程之中。


这可能听起来太复杂了,但珠三角的企业示向中国其他地区显示如何跨越到智能自动化阶段。 以Ash Cloud在深圳的工厂为例。这家民营企业制造低廉的手机壳,每件成本几元钱。它每年销售约3500万个,收入约3500万美元。虽然这是一个残酷竞争的利基市场,但该公司的利润率为10%。


总经理Fred Chen透露了他的秘密:“大多数中国企业遭受生产损毁、错误、废料,沟通和生产失误,仓库管理不善等等......我们的成功是由于非常好的控制。”这家公司的优异之处在其制造管理系统。每个员工都可以从工厂里的数十个iPad来访问这个系统。工厂到处都有摄像头和传感器。在每一个班次中,iPad会以大型字号显示每个产品的净收入有多少。


一位中层经理解释说:“我们信息都是共享的……全然的消息透明意味着没有秘密,没有草坪战斗。”由于每个人都能实时查看数据,所有这些都可以随时改变计划。对于Fred Chen来说,结论很明显:“中国工厂现在必须改变管理方式。”



免责声明:本文转载自:中国自动化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用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故仅标明转载来源。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删除内容以保证您的权益!

广告推广
  • 深汕高速
  • 塘沥天桥
  • 雁鸣湖
  • 广惠高速1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